破产重整,企业再生之路——以ca888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破产重整为例

     破产重整制度诞生于19世纪末的美国铁路公司重整。1898年美国将重整制度引入破产法体系,意在解决八大铁路公司的财务危机。在经过1933、1934年两次修改后,美国破产法体系形成了可以适用于所有公司的重整程序。在历经一百多年的实践后,企业重整制度得以发扬光大,美联航空等众多资本雄厚的公司都在历经重整后得以再生。
    我国破产法中规定的重整制度,是现行破产法在废除原破产法中和解整顿制度后,引入的新型制度。该制度通过引入战略投资人、制定和执行重整计划的方式,对可能或已经发生破产原因但又有挽救希望的债务人企业实施债务重组,从而避免破产清算的发生,实现保留债务人企业经济生命的目的,进而使债务人企业得以再生。
    重整程序的价值在于实现债务人企业财产整体价值的最大化。企业的财产既包括有形财产,也包括无形财产。破产清算通常只处理企业的有形财产,而无法处理企业的无形财产,这势必会导致企业无形财产的流失。重整程序可以使债务人企业继续存续,从而保留企业的无形财产。与清算相比,债务人企业的继续存续,可以避免因企业无形财产流失而导致的企业财产整体价值发生贬值,从而实现企业财产整体价值的最大化,进而最大限度地保障债权人的权利得以实现。
    ca888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建集团”)始创于1952年,前身为交通部第四公路局, 1981年改为ca888公路工程局,1998年转为国有企业,2007年改制为民营企业;是一家注册资本为3.1亿元人民币的法人独资企业,拥有ca888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专业路桥施工队伍;是ca888唯一一家具有公路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的公司。交建集团由于经营管理不善,致使财务状况恶劣,历史债务繁重,企业缺乏活力,虽历经国企改制,通过引入民营资本注入了一些新鲜血液,但由于历史包袱过于沉重,特别是十几年来,数百件案件进入执行阶段,企业财产或被冻结,或被划扣、拍卖,交建集团已无法扭转连续亏损、濒临破产的局面。截至2012年10月31日,交建集团账面总资产为1,650,219,602.80元,负债为2,304,702,043.24元,净资产为-654,482,440.44元,账面资产负债率为139.66%。鉴于交建集团资产负债率已超过100%且有形资产已全部抵押,如果进行破产清算,交建集团全部资产将优先偿还担保债权,无担保债权将无法得到清偿。
    为了能从根本上处理国企改制遗留问题,妥善解决历史负债,维护社会稳定以及最大限度保障广大债权人的利益,也为了挽救这样一家拥有巨大无形财产的大型公路工程企业,在认真听取www.yzc666.com的建议、并对破产重整进行反复论证后,ca888省委、省政府、国资委会同交建集团股东ca888金豆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豆集团”)指令交建集团向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2013年1月7日,交建集团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2013年1月14日,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长民破字第1号民事裁定:指令长春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经开法院”)审理交建集团申请重整案件。2013年1月25日,经开法院受理了交建集团的破产重整申请,指定吉林亚洲城官网www.yzc666.com事务所为破产管理人,并批准由交建集团自行管理财产和营业事务。
    吉林亚洲城官网www.yzc666.com事务所在接受法院指定担任交建集团破产管理人后,组建了以王琪www.yzc666.com为组长,黄漫秋、徐锋剑、陈秀丽、李默、陈朝、陈佳品等www.yzc666.com为成员的交建集团破产管理人小组,负责交建集团破产重整工作。破产管理人小组(以下简称“管理人”)成立后,依照《破产法》的规定,勤勉尽责履行相应职责,有序推进破产重整工作。
    破产重整需要注入大量资金,通过股东增加出资提高企业注册资本或引入战略投资人的方式,可以为企业注入大量的新鲜血液。交建集团股东金豆集团通过增加出资,提高交建集团注册资本的方式,为交建集团的破产重整提供了5000万元的资金支持,使破产重整程序得以顺利进行。
    重整程序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制定重整计划。一个成功的重整计划,既能使债权人接受,又能最大程度地降低债务人的重整成本。因此,重整计划中债务处理方式的妥否,事关重整程序的成败。在重整程序中,依照《破产法》相关规定,债权人会议根据债权人的债权性质,将参会的债权人分为担保债权组、职工债权组、税务债权组及普通债权组,对重整计划草案进行分组表决。出席债权人会议的同一表决组的债权人过半数同意重整计划草案,并且其所代表的债权额占该组债权总额的三分之二以上的,即为该组通过重整计划草案。各表决组均通过重整计划草案时,重整计划即为通过。因此,如何使各表决组均能顺利通过交建集团重整计划草案,成为管理人在协助交建集团制定重整计划草案过程中需要考虑的核心问题。
    管理人通过审核债权发现,交建集团普通债权组债权人以由农民工施工队构成的小额债权人居多,其债权金额多在10万元以下。小额债权人人数众多,而且涉及农民工工资这一敏感社会问题,在处理过程中稍有不慎,极易引发群体性事件。在制定重整计划草案过程中,如何处理小额债权,成为设计普通债权组还款计划需要攻克的难题。为了使小额债权人能够接受重整计划草案,管理人创造性地提出了“超额累减”的还款方式,即:“1万元以下(含1万元)部分,偿还比例为100%; 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含10万元)部分偿还比例为60%; 1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含50万元)部分偿还比例为40%; 5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含100万元)部分偿还比例为30%; 100万元以上部分偿还比例为20%。”采用这一方式,普通债权组中的小额债权受偿比例极高。
    在提出“超额累减”的还款方式后,管理人即着手与普通债权组的小额债权人进行沟通,争取其同意重整计划草案。在沟通过程中,管理人遇到了很多事先无法预料到的问题。因债权多年未受偿付,绝大多数小额债权人情绪异常激动,债权人不但要求交建集团立即全额偿付债务,还应支付相应利息。对此,管理人通过反复沟通,向小额债权人阐述了重整的意义,使其接受了“只有通过重整,才能保证债权人的债权得以实现”的事实。此外,在合法的基础上,管理人对应当确认的债务利息予以确认,计算出了新的债权额度。通过管理人的不懈努力,交建集团重整工作最终得到了绝大多数小额债权人的理解,债权人表示接受还款计划并同意重整计划草案。
    最终,在交建集团债权人会议上,普通债权组同意票人数占出席会议人数的86.51%,同意票所代表的债权额度占普通债权总额的70.14%,达到法定要求,通过重整计划草案;担保债权组、税务债权组及职工债权组均全部通过重整计划草案。2015年4月29日,经开法院以(2013)长经开民破字第1-2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批准交建集团重整计划,并终结交建集团重整程序。自此,交建集团重整计划进入执行阶段。
    交建集团重整计划进入执行阶段,标志着交建集团破产重整程序顺利终结。重整程序顺利终结,离不开法院、管理人、债权人及交建集团各方的努力及让步。经过法院、管理人与交建集团的共同努力,交建集团的历史债务问题将会得以妥善解决,经营状况得到根本改善,整个集团公司的发展将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交建集团破产重整案件案情复杂,重整难度大,它的重整成功无论对企业自身还是本地区未来的经济发展均具有重要意义。
    对交建集团自身而言,背负着二十亿的负债,企业实难健康稳步的向前发展。通过破产重整,挽救了其财务状况恶劣的局面,使其免予解体或破产,清偿了大量债务,使濒临破产清算的企业起死回生,亦挽回了股东的巨大损失。
    交建集团重整直接维护了广大职工的整体利益。不能解决好交建集团的职工问题,势必会影响社会的稳定。作为从国企改制走来的大型企业,交建集团存在大量的待岗员工,拖欠职工工资的问题十分严重,妥善处理职工问题迫在眉睫。本次破产重整最大限度的保护了职工利益,消除了职工方面的不稳定因素,全方位处理国企改制历史遗留问题,使交建集团从根本上恢复了企业活力,间接地保障了社会的稳步发展。
    对广大债权人而言,一方面,交建集团的重整成功,有效避免了一旦其进入破产清算所导致的债权清偿比例过低这一现象的产生,挽回了债权人的损失;另一方面,由于交建集团行业的特殊性,债权人中大多数都是个人债权,其中拖欠了大量的农民工工资,重整计划的顺利通过,使这些个人债权能够得到及时清偿,避免出现恶性群体事件的发生,有利于社会稳定。
    对社会整体利益而言,首先,交建集团拥有非常优秀的专业路桥施工队伍,作为全国仅有的二十七家公路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的公司之一,通过重整,交建集团的无形财产得以保留,交建集团的发展壮大使ca888乃至全国未来公路交通建设得到有力保证;其次,作为大型企业,交建集团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缓解了城市就业压力;最后,交建集团的稳步发展,将为市场创造持续的社会价值和经济效益,为社会提供更多的资源,进而促进经济建设发展。
    由交建集团破产重整这一成功案例可以看出,破产重整是企业得以存续并继续发展的再生之路。在我国第一部破产法实施前,企业只有“出生”而没有“死亡”,这本身就不符合经济规律,因此,我国出台了第一部破产法,为企业“死亡”提供了依据。但是,第一部破产法并不是一部成熟的破产法,成熟的破产法不仅应该为企业“死亡”提供依据,更应当为企业的“再生”提供出路。2007年新破产法中规定的破产重整制度,就是为企业的“再生”提供了出路。而交建集团破产重整的成功,正是在ca888范围内将企业再生由理论变成现实。交建集团重整案件对ca888的非诉讼法律服务业务具有指导性意义,给ca888破产案件法律服务市场树立了新的里程碑,开启了非诉案件延伸和发展的新纪元。(破产部供稿)